KOP之声:半场惊魂?还好,潜水艇不是永动机

上周末,比利亚雷亚尔不幸阴沟翻船,他们把3分拱手相送给了位列积分榜第19位的阿拉维斯,连下赛季的欧会杯入场券都大概率要花落别家。然后,一翻比赛名单,你会发现埃梅里早就心有所属——踢馆安菲尔德时的先发众将当中,仅有帕雷霍和保-托雷斯在此役继续首发。

很显然,家大业大的红军是四手都要抓四手都要硬,但有取有舍的黄潜干脆就要一条道走到黑,就算整不出概率极小的曲线救艇,也要用灌满了的血槽给利物浦来个当头棒喝。所以,埃梅里精心准备的大棒槌,差点把利物浦敲了个半身不遂。

相关战报:欧冠-利物浦3-2双杀黄潜总比分5-2进决赛 马内法比尼奥迪亚斯破门

利物浦本赛季最糟糕的上半场,是如何被黄潜逼出的?

如果只能用图像来释疑,那么我的答案会是这组属于黄潜中场卡普埃的对照实验。上方的热区图由他在首回合踢满全场后汇成,而下方则是次回合前45分钟所交出的答卷。是的,忆往昔是蹲坑挨打,看今朝是冒险前压,窥一卡而知全艇,谁都看得见埃梅里把上周停在安菲尔德的大巴大卸八块,愣是想在家门口拼出个大杀四方的变形金刚。

如果要用更丰满的场面来解惑,那么黄潜先进分子们的军功章,估计是黄红相间的。

很显然,坐拥杰拉德-莫雷诺的比利亚雷亚尔才是真·黄色潜水艇,一旦少了这大佬那黄潜顶多就是个大黄鸭。莫雷诺一复出,黄潜当初彻底断线的中前场恢复通信,莫雷诺、洛塞尔索和卡普埃组成的进攻小组抱着利物浦的左路通道就是一通摩擦。黄潜的首粒进球,正是来源于莫雷诺和科奎林的穿跑配合;而阿利森之所以要给洛塞尔索送上惊魂一扑,也得拜莫雷诺的精准直塞所赐。

所以,从无莫艇到有莫艇的战略性升级,本该让利物浦有士别六日当翻倍刮目相待的觉悟,怎知红军的防线却是一捅一个窟窿,渣叔掌舵以来远征西班牙还从未零封的光荣传统惨遭延续。再回看这丢球时刻吧,堪称铁卫共漏勺一色,学霸与学渣齐飞——

阿诺德放空埃斯图皮南,罗伯逊跟丢卡普埃,范迪克被迪亚抢了身前,这位塞内加尔小老弟职业生涯的欧战处子球不能不感谢荷兰人罕见的走神;

卡普埃送出传中时,罗伯逊又当了回背景板,然后习惯性看球不看人的阿诺德就只能抬头仰望着对位球员从天而降……好吧,能把科奎林防出C罗的既视感,太子不挨个五十大板都是轻的了。

更吓人的是,利物浦这防守防了个不知所措,进攻也攻了个不知所云。按理说,与曼城常年的巅峰对决,早就该让反压迫的个中奥秘常备于红军的武器库,结果红军到了陶瓷球场却活脱脱地退化成了斯托克城,领导也降职成了科员。

上半场,蒂亚戈24脚传球就有7脚传丢,这与首回合时103脚传球仅丢4脚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卡普埃、洛塞尔索甚至是帕雷霍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轮番给蒂亚戈加强度上对抗,蒂亚戈招牌式的大斜线长传基本都投奔边线而去。于是,利物浦的进攻从管弦乐团变成了吉他三月通,还是F和弦的大横按都摁不利索的那种——

凯塔领球向前,仍是铜墙铁壁,卒;

后场起长传直接打黄潜中卫身后,阿诺德脚风不顺,科纳特又没捡起马蒂普的技能包,落点个顶个的离谱,卒;

起高球找若塔,送短传给马内背身单打,本是指望俩人至少有丝分裂出个赫斯基,结果试验失败后却整出俩恩戈格,卒;

萨拉赫半场8脚传球,单点爆破无疾而终,再卒。

不过,再热血的潜水艇也当不了永动机,再疯狗的逼抢也有属于它的潮起潮落。这道理,作为当年久病成医的高位逼抢狂魔,克洛普比谁都门儿清。

易边再战,仍然摆出高位防守的黄潜没多久就露出过破绽,蒂亚戈一个转身摆脱帕雷霍,身上挂着个科奎林的凯塔就得以直面整条防线。黄潜众进攻手体力有限、双后腰机动性不足的短板都是红军能在稳住阵脚以后狠掐的七寸。就这样,蒂亚戈复得返自然,迪亚斯长枪走天下,利物浦杜绝粗放经营,重拾精耕细作,局部巷战变成了半场攻防演练,此时,请允许我将录像倒带……

61分07秒,法比尼奥射穿了鲁利的小门。而从59分36秒,即迪亚斯鬼魅一抹过掉阿尔比奥尔、转身杀过中线的那一刻算到破门时分,利物浦始终没让皮球越过中圈。黄潜不可能靠着退而不抢的新政熬过整个半场,或是熬过利物浦富得流油的板凳席。

想要奇迹傍身的黄潜无力回天,处于崩盘边缘的红军鲤鱼打挺,哥几位发现队歌所言不虚,风暴尽头真的还有金色天空。

整个下半场,黄潜的射门数挂零,控球率区区38%而已,此前极度活跃的莫雷诺成了仅有4脚传球的酱油仔。利物浦握紧球权之后,摆出的才是修炼多年才炼出的进攻万花筒,顺便还加了个透视特效,看穿了鲁利的遮羞布,再为他即将年过三旬、却还只为阿根廷国家队出场过3次的缘由做了期《探索发现》。

事实证明,要真想在欧冠赛场像沙袋般扛住利物浦百无禁忌的猛攻,你必须拥有当年奥布拉克级别的门神保佑,结果鲁利和奥爹之间恐怕还隔着3个阿德里安,更何况队友们也纰漏频出。迪亚斯头球之前,阿尔比奥尔和弗伊特一个举手一个站桩;马内打空门前,先是保-托雷斯失误后是弗伊特漏人,再加上鲁利的弃门出击才是送给红军的一键三连。

黄潜的战斗精神固然可嘉,但埃梅里的鸡血过了保质期就是一地鸡毛,顺便帮克洛普凿出了个水漫黄潜。对红军而言,惊心动魄之后终究是气定神闲,欧冠半决赛这道坎,咱们终究还是迈了过去。

那么,既然吞下了救心丸,是时候再翻开荣誉簿,从老红军的光辉历史里汲取能量了。

1981年,法国巴黎,欧冠决赛,传奇后卫阿兰-肯尼迪一锤定音,利物浦战胜皇家马德里,将队史的第3座欧冠冠军揽入怀中,利物浦球迷歌中“From Paris down to Turkey”的“Paris”正是源自此处。现在,光阴兜转着又溜到了浪漫之都,三年间见证过无数阴差阳错和波诡云谲的红军,眼前又是登上欧洲之巅的最后一级阶梯——

愿来自2022年的这一声“Boujour”,终将带着香甜的气息。

(阿呸)

阿呸歪传:纵有黑白,终归五彩